星期六, 6月 14, 2014

2014福隆國際沙雕藝術季-「金沙傳奇不思議旅程」

在福隆沙雕展出結束前 前往進行取材紀錄

許多事情 就是在反覆不斷地練習、測試 經由實際執行中去發現問題 
並針對結果產生的各種現象去思考如何修正因應

子日:「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在學習360環景拍攝製作過程中
有許多觀念是來自於早期平面設計與攝影 

當傳統實體素材轉換到數位虛擬時
會發現許多因為新科技所衍生問題 

因為科技發展過程
免不了會產生一些以往所不存在的領域
也因為牽涉到所謂的商機
所以各大廠商不斷地創造各種不同的硬體 
各種平台、規格 就形成各種不同的規格大戰... 

然而 新科技發展只是一種表象
就如同廣告詞"科技使終來自於人性"
其背後有許許多多值得我們去探究的東西 

在進行時空資訊的查找探索時 
簡單的"福隆"二字
使用者針對同一個地點的資訊需求可能有下面的情況:
福隆←貢寮區←新北市
福隆←東北角暨宜蘭海岸國家風景區←國家級風景特定區(國家風景區)
福隆←海水浴場←遊憩設施
福隆←火車站←鐵道←交通(台鐵/時刻表)
福隆←沙雕←活動(日期/主辦單位)
福隆←便當←美食
福隆←25.016555, 121.943000←周邊景點(地圖 直線距離/交通路線)... 

基本上 資料屬性是多維度 所以其關聯鏈結是多重性
就如同1+1=2 但2不必然是1+1的結果
360/180或是2x1, 100-98也會=2

如果我們受限於傳統觀念的制約
就可能忽略掉許多創新的可能性 
(然而 許多可能性 往往也受限於科技發展過程中的各項前後因果) 

隨著軟硬體、網路與技術平台的發展 
原本是概念性的想法 逐漸可以以視覺化的型態來展現 
有些是抽象概念的示意圖
有些則是時間與空間視覺影像解構與重組的呈現

各種製作與呈現方式 並不僅僅只能有單一的方案 
而是具有著各種多元的方法與管道 

問題在於眾多的選擇
要如何能整合出既多樣又簡單的模式
這是個值得深入研究的議題~ 

底下是在福隆沙雕現場
看到國際組第一名作品:浩瀚/Lords of The steppes 
就隨手環繞四周拍攝了一些圖像
然後上傳至微軟的Photosynth 3D網站測試結果:


2014 fulong international sand sculpture art festival by walker360 on photosynth

有時候 除了酷炫的效果之外
其背後所欲傳遞何種訊息 也是很重要的!

星期二, 6月 03, 2014

飛行的年代-中華民國空軍特展 360°環景

在台北市仁愛路三段上的空軍總部舊址舉辦的特展
早在三月份就已經知道這個訊息

更早之前 就已經在關注、思考如何至空軍總部舊址進行360環景記錄
曾透過臺灣360環景協會的會訊詢問大家的意見
最後的結果是不了了之...

當在整理資料時 又發現此一特展的訊息時
又透過會訊邀集協會成員前往取材
結果就是在預定地五月十四日 至此一地點進行拍攝紀錄

在五月梅雨季節中 當天的天氣真是好得出奇
(就是攝影而言 戶外有藍天白雲 感覺就是很好!)

就個人進行360影像取材拍攝而言
行前的計畫與取材準備是免不了的
但 無論前期準備得如何周全 跟現場實際作業還是會有所出入
(如果都如預想的狀況 那就根本就不需要進行實地作業了~)

取材作業基本可劃分為前中後三個階段
亦即1.前期作業 2.現場取材 3.後製作業

第一項的時間可能可往前推導到數年以上的構思
而第二項則是三項中最簡單的作業---按快門...
頂多只是耗費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可結束作業

第三項的後製 則是另一項無窮無盡的作業
也就是說 無論影像畫面、背後的故事 都會隨著時間推展
而演繹出許許多多與時俱進的"內容"

話說 像這種開放參觀的活動 最麻煩的是如何避開閒雜人等
人物該不該出現 畫面中出現人物對於場景的詮釋
以及有哪些須注意的地方等等...

通常 在這種活動展覽進行取材
免不了就會影響到參觀者的觀賞行動
而許多情況下 參觀者本身的行為也是頗令人無言
例如大聲喧嘩、追逐跑跳...
以及為取得畫面佔據一地久久不離去(我就是屬這一類 >"<)


回到空總舊址的取材
當天就依照會場的展示動線環繞一圈
(部分拍攝標示點 因位於室內 導致GPS接收出現誤差)

針對室內與戶外 各選一幅進行後製

當以360呈現室內空間時
對一般不曾到過現場的環景瀏覽閱覽者而言
可能對於該空間對應的方位沒有任何概念
這是360天旋地轉只注重新奇噱頭的通病

要如何傳遞對閱覽者有用的訊息
這一點比現場空間導覽設計本身 要有更深一層的思考

另一項需要去思考的問題則是360圖像背後的意涵
就是除了賣弄"環繞"的噱頭之外
畫面中呈現之影像包含著那些"故事"?


以入口處建築物前的這架F-104G而言
機身上的4348編號 就可找到國共113空戰的故事
(1967, 民國56年1月13日 "海峽上空最後一場空戰" 機隊如下:
        一號機 : 蕭亞民中校 座駕"4347"
        二號機 : 胡世霖少校 座駕"4344"
        三號機 : 楊敬宗少校 座駕"4353"
        四號機 : 石貝波少校 座駕"4348")
只是 在那個敏感的時代 許多官方所遺留的公開記載不多 且很難考證

相較於現今海量的訊息 要如何辨識資訊的真偽 也是一項重要的課題!
雖然資訊唾手可得 但如何慎思明辨 卻是要花費一番工夫~

視覺影像透過網路進行檢視瀏覽
以360環景為例 是否每個人都能正常的檢視環繞圖像?
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畢竟每個人的機具、系統、軟體都不盡相同

像是在Google Maps當中
Google地圖街景連結 [室內] [戶外]

在PC與Android手機中都可正常瀏覽
但在iOS的機具中就只能呈現出2:1的平面圖像

而製作成HTML5格式的網頁

HTML5 360環景連結 [室內] [戶外]

在iOS中 是可以結合iPhone或iPad的陀螺儀
但在Android手機或是PC 就沒這項功能

所以 當進行現場取材時 一方面要做好事先準備工作
而在拍攝時 也需注意到那些是重點
發布時 更要注意到展示呈現與內容的正確性

然而這一切都不是一蹴可及
所有都要不斷地勘誤修正與調整!

就這一篇網誌的標題
實際上對於展場"飛行的年代-中華民國空軍特展"的介紹並不多
而比較是著墨在於"360°環景"的探討
然而 真正的重點 還是在需資料訊息的傳遞

以"飛行的年代-中華民國空軍特展"室內展示的部分
能夠將日治與民國時代的人物進行整合
就個人而言 這真是相當不錯的一種呈現
在不同的統治者地下 土地與人民是有其文化上的傳承

大時代錯綜複雜的背景 有其因果對應關係
要如何避免意識形態的刻板印象造成對立
這是在影像背後 值得深深思考與探索的問題。

補上一個Google地圖嵌入的IFRAME

星期四, 5月 01, 2014

老地方

通常對於日常生活的周遭環境
居家的巷口
因為太稀鬆平常 我們往往是視而不見
驀然回首 會發現我們對於熟悉的空間是如此地陌生...

話說 上週一位老同學來訪 談到就學時的一些校外生活
言談間就聊到一些"老地方"

成長的過程 學校是同學們共同的"記憶所悉之處"
而童年玩伴 則是以居家附近的一些公共常所
或開放空間有共同的印象

在我們(與老同學)那個年代
有一個共同的空間印象 那就是"電影院"
電影院後來因錄影帶的出現而逐漸萎縮
而之後錄影帶又在LD、DVD等光碟形式的商品出現後逐漸式微
現今 網路影片又逐漸取代了光碟...

時代科技的演變先暫且不表
我們對舊時成長環境的變遷 在我們的記憶中保有多少的印象?
而印象中 又有多少的真實性呢?

電影院--民營的公共場所 算是比較容易從文獻中找到具體的資料
相對於"電動間"(投幣式電動玩具店)、冰果店...

電影院的存在 是比較"長期而可見"的公共常所
另外像是"寺廟"也算是地方記憶的依繫
早期 廟會祭典還會搭戲棚演歌仔戲、布袋戲
戲棚下還會有一些有的沒的"攤販"
而這一切 就逐漸從地狹人稠的都會消失了


印象是很不牢靠的
例如 在與老同學閒聊時 大概只能列舉出大約五家電影院

花了一些時間 從一堆資料中找到一些電影院的資料
再從找到的電影院名單中去查找出地址
然後在地圖上標示出電影院之所在...

整理資料的時候 可發現有些是與實際有所出入
例如 地址可能因門牌改編而有所變動
(這點就需要另外去找戶政、地政資料進行驗證了)
有些則是在腦海記憶中 完全沒有印象...

當一個人不曾存在過那個時空
那麼 如何去驗證那個時空中所曾出現 或不曾存在的事物呢?

通常 我們是透過可蒐集到的文獻 爬梳整理之後取得結論
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 文獻也不一定是正確的
(從現今媒體的灑狗血報導 以及網路謠言一堆 就可得知"盡信書不如無書")

回到老地方電影院這個主題
其實可以衍生出一些思考:
我們在強調維護古蹟、保護自然的同時 我們有沒有珍惜我們的過往?
同樣 我們對於爭取未來的發展 有沒有兼顧到當下的生活?

無論是天邊的彩虹 或是腳下的玫瑰
我們是不是可以忠實地記錄這一些 然後跨越時空與他人討論與分享呢?

另外一個更重要的議題則是
跨越時空與自己對話:自身是否終於自己的理念?
自己是不是全能的先知 能夠預知自己認定的未來是一種必然?

有時候 老地方不單單只是老地方
而是一種讓人可以預估未來發展的標記
(當然 未來的發展不完全可以預斷)
另外 就是以現今的"科技"
要如何盡力忠實地紀錄、保存當下的現況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是 對於這些訊息數據資料內容的認知
當然 就某種程度 "理解"也是需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行

那麼
「要如何讓沒有"能力"理解事物的人能夠"理解"事物本身的意涵呢?」
(好像是玩繞口令 哈!)

內行看門道 外行看熱鬧
門道或熱鬧 並不是涇渭分明的平行線

許多事 就是需要時間去發酵醞釀
當然 在功利的社會中 也有自認聰明的人會用化學等人為的方式去速成
而最終 還是要經得起時間的驗證~

星期二, 4月 29, 2014

"Iconic History" Chrome的網頁瀏覽紀錄擴充功能

凡走過 必留下痕跡

問題在於:
這些留下的軌跡是否有留下"紀錄"
以及可以很方便地重現這些"痕跡"?

外出進行360取材時 必定會攜帶GPS
首要不是用來導航 而是記錄走過的軌跡

因為四處趴趴走
後續就是必須了解走過那些陌生的地方
用以日後進行深入探索之用

同樣地 在虛擬的網路瀏覽 也是需要加以記錄
在使用Google Chrome是可以透過網頁瀏覽器的[歷史紀錄]來檢視瀏覽過那些網頁

而今天 發現了一個Chrome的[擴充功能] "Iconic History"

可以視覺化地以網站icon依照時間序來顯示瀏覽過那些網頁


 Iconic History官網 http://shan-huang.com/browserdatavis/


除了顯示瀏覽過那些網頁之外
最重要的是 能夠透過視覺化圖像以及統計來顯示哪些是經常造訪的網站

還有"Iconic History"擴充功能
在其右上角的選項欄還有將一天24小時分成四個時段
用來分析不同時間上網瀏覽的數量與網站別


就個人的瀏覽紀錄顯示 最常造訪的網站是Google


因為 有太多的知識需要學習 太多的訊息需要"研究"...

通常 網路搜尋是透過文字來進行檢索
而在瀏覽資料的時候 又會發現更多的訊息
可透過所瀏覽發現的"關鍵字"進行更廣泛的查找

有時候 搜尋到資料之後 還要交互比對進行分析研判
而更多情況之下 是找到一些Know-how之後 還要實作去驗證

再者就是 許多事做了之後 太久沒有"複習"
然後一些操作方法就因此而遺忘

最近一直在學習透過離線版的MediaWiki來製作筆記
因為也是透過瀏覽器來編輯與檢視
所以 也可透過"Iconic History"擴充功能來分析"作筆記"的習慣

此外 在Chrome中 將執行Iconic History所呈現頁面列印成PDF檔
也可作為可攜的文件 放置於雲端資料夾作為跨平台資料檢索之用
(實測結果 一個檔案數十MGB 使用手機開啟檔案有點費時...)

結論是 資料要如何鉅細靡遺地保存
以及要如何去蕪存菁 留下有用的數據 這是一門大學問!
(有用於否 會跟時空環境的轉變而有不同的評估判斷標準...)

星期日, 4月 27, 2014

五月雪 台灣地區賞桐地點資料

長久以來 在拍攝製作360影像時 非常注重取材拍攝的位置點 

所拍攝紀錄的360影像 是現場的GPS紀錄 
然而 在進行一些360的取材規劃時 往往需要事先知道取材點的分布 
在事先做好功課 才能掌握到所要記錄的重點

所以 使用Excel來建立取材清單 是個重要的行前工作 
只要Excel資料欄位中有地址 就可很容易轉換、
在Google地圖上顯示位置所在

由於五月是桐花盛開的季節 
就先以政府網站公布的開放資料(Open Data)來進行資料轉換、位置顯示測試 桐花步道位置標示測試


1.分布範圍

所在具體位置:

解說

在進行資料的彙整時 就等同對目標空間進行預習
有益於事先做好一些規劃

而在現場取材 就能印證預想與實際的差距
對於日後的行程規劃也會有所幫助

另外一個蠻重要的是 資料可透過不斷擴充、修正
也可經由分享 經由眾人的確認與內容錯誤回報進行資料刊物
(關於回應討論內容正確性這一點 個人是比較保留...
 但 有沒人參與討論 並不影響個人所欲執行的決定~)
而不必每次都要無中生有...

其實 經由時做卻進行確認 雖很繁複瑣碎
但卻是很重要的一項經驗累積

因為在實際執行當中 會出現要如何驗證資料正確性於否的問題
例如 以些過往(小時候)的社區聚落環境景觀


在社會急速變遷之後所形成的現在風貌
要如何去建構以消逝的空間 並進行舊址故事的建構
這真的是很龐雜的架構

如果 我們是存在於這個時空的當下
對於眼前不斷消逝的事物進行紀錄
那麼 事後的資料取得與驗證 將會是事倍功半!

例如
最近Google街景 新增了一個"Time Machine"功能
讓使用者在瀏覽街景的時候 多了一項檢視過往街景的選擇



隨著行動數據的日益發達
如果一地的居民 能夠對日常生活周邊的景觀進行紀錄
(無論影像或是聲音、影片 都需保有記錄當下所在位置的座標)

那麼 在未來 我們對於消逝的過去
在地圖上 總是會有個可追憶的"內容"。

好啦 最後結論是偏離了主題
但也可解釋為 任何事物 總會衍生出超乎我們預想範圍之結果~